您的位置: 首页 >  无限之旅 >  正文内容

伤口愈合后

来源:我机器人网    时间:2020-10-20




我提笔再写这些的时候已经是时隔七年之后,有些细枝末节早已记不清,有些事又历历在目。这七年,我没你,可是我已经不再你了。
  也谢谢你,从我的全路过却从未喜欢过我。

  我十四岁那一年一个男孩,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孩子,只是笑起来很好看。我是在人群里第一眼就看见了他的,那个时候相信一见钟情,于是我心跳加速羞涩地低下头并且告诉自己:我喜欢他。
  如今想来,那时的喜欢草率而幼稚,还不时会幻想着玛丽苏的偶像剧剧情会发生在我和他的身上。事实证明,只有里才有玛丽苏,而我活在童话之外。
  十四岁的我,156的身高150斤的体重,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就是不敢抬头走路不敢往人群中间站甚至上课都不敢举手发言的概念。如果你没胖过,你绝对想象不到一个十四岁胖的自卑。
  于是卑微地喜欢着。小心翼翼,不敢透露分毫,总觉得我这样的女孩不配去喜欢一个男孩,更何况是喜欢一个越来越受女孩欢迎的男孩。每次看到他的笑,就觉得心脏一阵绞痛。
  可是还是会忍不住的去靠近,在他考试不及格后偷偷往他的课本里放上小纸条,上面工工整整地写满了鼓励的话,一句比一句真诚。有一整个夏天我都会在他中午出去打球的时候偷偷买一瓶矿泉水放到他桌面癫持续状态的治疗到北京军海上,看到他回来后满脸疑惑最终又把水喝下去的样子就能高兴一下午。
  因为卑微所以一点小小的注意都显得那么珍贵,他第一次注意到我应该是开学两个月之后,我在数学课上看被发现后了一番,于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那个,小说能借我看看吗?”没有称呼,只是叫我“那个”。
  我当时说的什么已经不记得了,我以为我记得有关他的一切,现在看来,我终究是高估了他在我心里的地位又或者下意识里他对我而言并非不可替代。他可以被替代,被年岁替代,甚至被杂七杂八反反复复的日常琐事替代。
  再后来他第二次和我说话是让我把拖布递给他。五个字:把拖布给我。然后我却因为和他一起值日,放学后居然蹦蹦跳跳地回了家。天知道我那个时候有多高兴。
  再再后来就没有说过一句话。我们那一届初中生流行早恋,论长相论身高论打篮球他都不出众,可偏偏追他的女生比追校草的女生还多。那些女生随便拉出来一个,都能甩我八条街带一个拐弯。
  而他也理所当然地选择了其中最漂亮的一个,仿佛是对我的一种暗示,暗示我不要靠近他。于是我很自觉地接收到了这种信号。离他远远的,多远都不嫌远,越远越好。
  远离他的日子我开始看那些阴暗的小说和,我觉得我们可以做,因为他比别人矮而我比别人胖,我们都曾一遍一遍地被嘲笑,不同的是,那时的他已经在上海的静安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何爱军医生从医院环境发图解答区有了一座别墅并且登上了福布斯富豪榜。
  于是我把他当成神祗一样崇拜着,并且终日想象自己瘦下来之后的,或许我也可以在十九岁的时候出一本书,然后考一所上海的,然后在郭敬明的最世里找一份工作,然后找一个比郭敬明还有钱还帅的,生一个很好看的宝宝。
  想着想着梦就醒了。第二天还是要穿上我加肥加大的特制版校服背上我的黑色书包去。如果路上的正好,我也会不经意地对着它笑笑。
  等到初三的时候也说不上还喜不喜欢那个男孩,却发了疯似的拼命,考过班级第二考过全校第六。
  而他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女朋友,一个比一个漂亮,而然地我们越来越远。他在一个年少轻狂的,我却少年老成地维护自己那一点可怜的自尊,拼命努力,害怕一丝一毫的指责与嘲笑。
   然而事实好像总是相反的。初三的最后一个学期,换新教室后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然后椅子塌了,我结结实实地坐到冰凉的地上。全班闻声向我看来,伴随着哄堂大笑。
  他们的笑声里,眼神里好像都在说:她把椅子坐塌了,哈哈哈~
  而他也笑着,第一次我觉得他的笑那么不好看,让我生厌。我觉得自己心里某些东西在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nbs新乡市癫痫病知名专家p; 现在我才懂得,喜欢可能是因为一个瞬间,而讨厌一个喜欢的人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同桌没有笑,站起来扶我,然后去给我拿了一把新的椅子。整个过程没有说一句话。
  后来初中毕业高中毕业,直到现在他成了我唯一联系的一个初中同学。
  毫无悬念的我考进一所最好的高中中最好的班级。我喜欢的或是曾经喜欢的那个男孩也在那所学校。整个高中三年,我放纵自己逃课染发打耳洞,只是我没再看他一眼,尽管他在我身边无数次擦过肩。
  他就那样在我的世界里渐渐淡去,没留下任何痕迹,连痛都没有留下。
  荒废的日子说快也快说慢也慢。有些事真的记不得了,恍恍惚惚地过了三年,却又好像只过了短短数日。
  这三年里我不再做着有关郭敬明的梦,却在十六岁那年发表了自己的第一篇小说,然后我就在心里构建起了自己的小城堡,城堡里有我有有有,唯独没有光。
  我已经不再自卑,至少不难么自卑。因为当我决定瘦下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抛弃了那个唯唯诺诺的胖女孩。
  瘦下来之后我习惯微微踮起脚走路,带着一丝丝伪装起来的傲骄,后来这种傲骄一直陪着我,改不了戒不掉,直到现在。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ext-align: left;">  我总是告诉自己我是写故事的人,我和他们不一样,我可以为了想一个故事线而整天不说话,我可以在大家三五成群嬉嬉闹闹的时候一个人坐在篮球架下面写东西。
  我喜欢把这种状态叫做孤欢,自顾自的清欢。孤独惯了便也耐得住孤独,我的小世界里只要多一个人都是多余,我偏执地觉得自己不需要。
  如今想来都是自欺欺人的。但好在天命待我不薄,后来遇见的那些人啊,他们让我变成另一个自己。
  如果你认识从前的我,那么你一定会喜欢现在的我。现在的我是一个很普通很的大,有三两个很好的朋友,有一个很爱我的男朋友,读一个自己很喜欢的专业,在一座自己很喜欢的。
  偶尔还是会写写东西,只是不再强求自己到达某个人的高度。
  我终究是卸下了所有的自卑与孤独,终究是放过了自己,放过了。
  当我今天着讲出这些故事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真的没有再对过去的任何一桩事耿耿于怀了。我谢谢每一个帮助过我嘲笑过我的人,也谢谢那个男孩没有喜欢我。
  所有的伤口愈合后都是一双小小的,对此我深信不疑,并将永远相信。


上一篇: 日积上善 渐成淡定

下一篇: 两岸芦花

© zw.apgsi.com  我机器人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