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群生植物 >  正文内容

娟子

来源:我机器人网    时间:2020-10-20




【娟子】张晓亮怎么也没有想到,杜鹃会留下一封绝笔后离家出走了。是的,阿亮此刻妻子只是心闷而出去散步去了,妻子是一个晚期子宫癌患者,剧烈地疼痛,不可能让她走的太远,所以,阿亮顶着至酷的烈焰,沿着家门可以出行的道路,一点点地寻去。

  【一】
  阿亮今早向往常一样,很早起来,给妻子熬中药,因为妻子无法接受化疗,为了抑制癌细胞的生长,只能依靠中药来治疗,极其苦涩的中药,只有娟子和阿亮才知道其味的难忍。娟子心里也明白,她不过是在做最后的挣扎罢了,她不想让,不想让的希望破灭。
  阿亮这边熬中药另一边给儿子打豆浆。娟子走过去,从后面一把抱住阿亮的腰,然后把脸紧紧地帖在阿亮的背上。顿时,阿亮感到有一股暖流从身后迅速蔓延开去。阿亮放下手中的活计,两手解开妻子的手,转过身来,将妻子轻轻地拢在怀里。娇小的妻子,因为病痛的折磨已经骨瘦如柴了,阿亮心里一阵疼痛“都怪我没有照顾好你,要是早一点陪你去医院看病的话,也不至于到今天这个地步的。”阿亮在心里再一次地责怪着自己,但是,嘴上却说:“你今天好些了吗?你昨晚好像又没有睡好。”娟子没有接话,只是用手把阿亮紧了紧,阿亮突然感觉娟子的行动有些奇怪,便想看看娟子的表情,谁知,娟子紧紧地搂住了阿亮的腰不。
  “你今天怎么了?娟子。”阿亮问。
  “没什么,就想在你怀里静静地依偎一下。”娟子很轻很轻地说。
  阿亮见娟子这样,也就什么也不说,静静地搂着妻子。下巴轻轻地靠在娟子的头上,然后轻轻地吸允着娟子身上散发的气息。
  此刻阿亮的心里是说不出的难受,自从得知妻子患了晚期子宫癌后,阿亮就活在了一种恐慌中,他知道妻子这个病的最终结局是什么,但那不是阿亮想要的,阿亮每天在乞求上帝给这个奇迹,他一次次地在内心向上帝起誓过:只要娟子的病能好,他愿意减20年的寿命。
  而娟子此刻却是异乎寻常地平静,心里全是这几个月阿亮忙碌的身影,还有阿亮独自的情景。“阿亮,你是一个好,可惜,娟子无法消受了,我爱你,阿亮,我不能再拖累你,拖累这个家了。我不能让儿子因为我过着艰辛的。不能。我不能自私地奢望奇迹发生,而无度地透支家里的钱,给这个家沉重的负担。”这些话,娟子没有说出来,只是在心里一遍遍地闪着。
  豆浆机发出了一阵轰鸣的声音,片刻,没声音了,阿亮知道,豆浆熟了。这时,娟子抬起头着说:“我去喊儿子起床。”说完放开阿亮朝儿子房间走去。
  
  【二】
  “鑫鑫,起床了。看妈妈给你带来了什么吗?”娟子坐在床边轻轻地拍着儿子的小屁股。儿子懒洋洋地说:“是什么东西?”
  “你猜。”娟子说着就去戏儿子的嘎鸡窝,鑫鑫最怕痒痒了,咯咯地笑着在床上翻滚。阿亮看着这一幕,心里充满了甜蜜:“你还不起来咯?小心我打屁屁了。”
  儿子笑着一翻身起来躲在了妈妈的身后,探着小脑袋,闪着一双亮晶晶地,调皮地说:“你打不到。”
  “好儿子,快看,妈妈给你买了什么?”娟子站起来,把裤子夹在腋下,两手展开衣服在儿子面前摇晃着。这是一件浅黄色短袖圆领T恤,T恤上是一个戴着轮滑帽的头像。鑫鑫现在正在轮滑,而且特他,说他接受能力很强,技术掌握非常快。
  鑫鑫立马站了起来,欢喜地伸过手:“我喜欢,我喜欢。”赶紧脱下睡衣,让妈妈给他穿上新衣服。
  娟子一边给儿子穿衣服一边问儿子:“喜欢吗?你以后要听话,好好学习,知道吗?”鑫鑫开心地在娟子的脸上亲吻了一下:“妈妈,我会听话的。”娟子搂着儿子亲了又亲,眼睛湿润了,但她很快就抑制住了。
  裤子是一条短纯棉蓝色裤子,有两个小口袋。鑫鑫穿好后,把左手往裤口袋里一插,两腿稍微打开,右手举起作了一个“八”字,放在下巴,小脑袋一甩,眼睛很冷酷地样子对着娟子说:“妈妈,你看。”
  “哇,我儿子好酷好帅啊。”娟子情不自禁地去拥抱儿子。
  “好了,鑫鑫,别吵妈妈了,快去洗脸刷牙,吃早餐,一会要去幼儿园了,不能迟到的。”阿亮一边说一边抱下儿子放在地上,鑫鑫穿着拖鞋开心地去洗漱了。
  娟子看着儿子欢喜的,回过头来又看了看自己的丈夫,本就清瘦的脸庞越发显的消瘦了,颧骨凸起,眼睛凹陷了下去,眼睛里还有几许血丝,娟子的心一阵痉挛,短短地几个月,让这个本来什么也不会做的男人,学会了生活的一切。娟子看见阿亮的衣领有一个角没有弄好,她走过去帮爱人弄好,心里说着:你要,要好好地照顾好自己,照顾好我们的儿子。突然间娟子看见阿亮的鬓角有一根很刺眼的白头发,阿亮刚想抬脚走,“别动,有一根白头发,我帮你拽掉。”娟子微笑着说。
  阿亮站立在那里没有动,娟子靠过去,抬手准备去拽那根白头发,却发现阿亮的鬓角已经染了些许白发。娟子心一动,有泪涌了上来,但娟子很快就强压了下去。阿亮什么时候有了白头发?他不过刚过40岁啊。男人四十,正是生命中最辉煌的时期。娟子明白,每一根白头发都是阿亮为延续自己的生命而煎熬的。娟子倏然间想珍藏阿亮的每一根白发,于是,她很轻很轻地拽着:治疗癫痫病排名好的医院“疼吗?”娟子问。
  “不疼,很舒服。”阿亮俏皮地说。
  娟子很小心地拽下来几根后,用手帮阿亮拢了拢头发。
  “爸爸,我吃什么?”儿子鑫鑫地饭厅喊着。
  “爸爸就来了。”阿亮一边应着,一边快步地向饭厅走去。娟子只听得父子两唧唧嘟嘟,眼睛突然湿润,她默默地走到书桌前,拿出一张白纸,将几根阿亮的白头发放在上面后,很小心地包了起来。
  吃过早餐,阿亮带着儿子出门了。
  “娟子,今天妈妈怎么还没有过来?”阿亮问。
  “哦,妈妈说晚一点点过来,热了,今天换席子,她说洗了毯子再过来。你去上班吧,不要担心我。”娟子说。
  “哦,那你的时候,别乱动。小心点。”阿亮交代了一下,把儿子放在摩托车的前座:“来,儿子,站好了。我们出发了。”
  “妈妈!”鑫鑫对着娟子做了一个飞吻。娟子也给了儿子一个飞吻:“儿子,妈妈爱你。”父子两随着摩托车的声音渐行渐远了。
  
  【三】
  娟子回到了房间,刚才还是热闹的家,片刻就变得冷冷清清的了,娟子走到书桌前,拿出一张纸,刚一提笔,唰地流了下来:

的亮:
  谢谢你这些年来给我的爱,我很知足。我不想再拖累你拖累儿子拖累这个家了,那样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罪人。我走了,不要找我。无论我在那里,我都会你和儿子。我很爱很爱你和儿子。


  爱你的娟子绝笔。
  2011-6-8


  娟子很小心地折叠好,压在台灯下。然后给自己梳妆了一下,毅然走出了家门。原来,娟子的昨晚临走的时候对娟子说,天热了要换席子了,明天洗了毯子被单再过来。娟子让母亲先把家务做完了再过来,她没事的。娟子有过的念头,只是苦于没有机会,苦于自己内心的渴望与不舍。而这些日子身体的变化,让娟子心里明白自己的病是没有奇迹了。于是,当听说母亲明天要晚来一会的时候,娟子觉得这是她的最好机会来了。整个一个晚上,娟子的脑海中都在盘算着如何出走。
  
  【四】
  娟子的母亲不过比平常晚了半个小时过来。
  “娟子,开门。娟子。”可是,屋里没有人吱声,娟子的母亲赶紧拨通了阿亮的。阿亮一听顿时懵了,他想起早上娟子的行为举止,阿亮不自觉地打了一个激灵。天啊,她不会是想不开,做傻事了吧。
  阿亮放下电话,和领导说明了一下,交代完自己手中的工作,急冲冲地骑着摩托车赶中,一路上,阿亮的脑海乱七八糟的,一会是娟子自杀的场面,一会又告诫自己,娟子是去买东西去了。
  刚到家门口,就看见自己岳母娘焦急地跑了过来:“我到附近找过了,没看见她。你几点出门的?”
  “我7点半出门的。”阿亮回答着。
  “我八点多一点就过来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她能到哪去呢?身体还痛。”娟子的母亲焦虑地说。
  “您老莫着急。越急越乱套。”阿亮安慰着,其实他心里比谁都乱。锁好车子就去开门,这时,娟子的也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一边大声地训斥着老伴:“让你别洗别洗,我来洗,你就是不放心,我就怕娟子想不开,所以,让你时刻守着她。这下好。”
  “我怎么晓得啊?”娟子的母亲甚感委屈,急得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
  “爸爸妈妈,不要着急,我们还不晓得到底是怎么回事,急有什么用。”阿亮一边劝说着一边打开房门。
  “娟子。”阿亮冲进屋喊着。
  “娟子。”娟子的妈妈紧跟其后喊着。
  “娟子。”娟子的父亲也情不自禁地喊着。
  卧室、卫生间、书房,家里的所有角落都没有看见娟子的身影。娟子的父亲奔出家门,大喊着:娟子,娟子。
  阿亮脑海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该要怎么办了,整个人目瞪口呆地站立在书房里,娟子喜欢看书,偶尔也会写点,只是很少有发表过。突然,阿亮看见台灯下压着一张折叠的白纸,阿亮箭步地走过去,拿起来打开一看,阿亮只感觉一阵头眩,摇晃了几下,往后一倒,栽在了书桌旁的床铺上。
  娟子的妈妈见状大叫起来:“亮牙子,你怎么了?老头子,快来啊。”
  娟子的爸爸听到屋内老伴的呼喊,心里咯噔一下:坏了!拔腿就往屋里跑。
  此时,娟子的妈妈摇着阿亮。“快,掐人中。”娟子的爸爸一进屋看见自己的女婿晕了过去,大声地喊。
  娟子的妈妈慌乱地去掐阿亮的人中。娟子的爸爸返身去接了一盆冷水过来,用手蘸点水后拍在额头上。
  好一阵子,阿亮缓了过来,娟子的妈妈长吁了一口气。这才去拿阿亮手中的那张纸,一看,娟子的妈妈也晕了过去,娟子的爸爸赶紧掐住老伴的人中。云里雾里的阿亮,呆若木鸡,不知所措,娟子的爸爸大声说:“用冷水拍你妈妈的额头。”
  “哦,哦。”阿亮赶紧把手浸在水里,然后去拍娟子妈妈的额头。
  等大家都缓过神来的时候,娟子的妈妈不住地拍打着自己的大腿嚎啕痛哭。阿亮和娟子的爸爸商议,怎么去寻找娟子。从娟子大约出走的时间推算,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了。阿亮和娟子的父亲分别给自己的亲戚打了电话,告诉了他们娟子目前的情况,希望大家能帮他们尽快地找到娟子。
  阿亮跌跌撞撞地走着,手里拿成年人患癫痫病有何危害?着娟子的照片,问路边执勤的阿姨大叔们,是否看见过娟子。
  “你这样找,肯定不行的。你说她还是癌症晚期,她肯定不会走路啥,肯定是坐车。你最好去交通频道,要他们通过节目向的士司机求助。”大叔大妈的话提醒了阿亮。阿亮快速地来到了交通频道,向台领导说明了情况,台领导非常重视,立刻责成有关频道播出寻人信息。
  
  【五】
  阿亮感激地了交通频道,期望着能从这里得到娟子的消息。走出巷子抬头就看见了马路对面的公园。
  阿亮的眼前立刻漂浮出十多年前在公园遇到妻子娟子的情景。
  12年前,28岁的阿亮还是孤身一人,论个人条件,阿亮只能算是中下等,身高1.7米,身材瘦小,不爱说话,技校毕业后分配进了工厂,后来经过自己的努力读了职工。阿亮的家庭也很一般,父母都是老实憨厚的普通工人,没有坚实的后台支撑,所以,阿亮只能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一点点地去获得他想要的成果。就这样,一晃悠,阿亮就到了二十七八了,这可急坏了阿亮的父母,眼瞅着自己儿子的一个个都成家立业了,自己的同事一个个都做做外婆的,就托这个老同学介绍托那个老朋友介绍,可是,阿亮走马观花地看着,却一个也不成,要不就是嫌阿亮不够帅气没有钱,要不就是阿亮说没有感觉,总之,没。用老辈的话说,阿亮的还没有开门。
  金秋的一天,阿亮的同事强子,酒宴就设在了公园里面的福来酒店。这福来酒店架设在公园里面的镜月湖上,九曲回廊,廊下是金鲤银鲫,客人们等候吃饭的前,都喜欢坐在回廊的长椅上,一边观赏水面下的鱼儿嬉戏一边还可以湖面上游览的船只。阿亮和几个同事坐在回廊上抽着烟说着话,习习地拂过,很是惬意。
  湖面上今天有很多船只在游玩,小李说,一定是某个中学组织秋游,大家定睛看了看,看着湖面上嬉闹的船只,和隐约传来的女孩子的尖叫声,大家断定肯定是秋游,大家开始说着自己当年春游秋游的一些趣事。有两只小船在阿亮他们不远处嬉闹着,一只船上坐着4位男生,另一只船上坐着四名女生,男生船故意去碰撞女生船。小李正好面对着他们,看到他们嬉闹,就指着他们说:“你们看咯,记得那年我们秋游也是在这里划船,我们几个人专门去撞女生的船,害的她们大声地尖叫。要么我们两个人划船两个人用手捧水和男生船开战。”几个人顺着小李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两个男生正向女生船上拂水呢。水溅到女生身上发出了一声声地尖叫。男生则哈哈大笑。
  阿亮几个挺开心地看着这一切,回想着自己这么大的时候,也是如此的顽劣。这时,一名身着运动装的女孩站了起来,对着男生说:“你们这样算什么?就只会欺负我们几个,有本事你去挑战他们啊?”那女孩手指着不远处的另一只男生船只。
  “这有什么不敢。”船上的一名男生答曰,说完,抄起浆使劲一拐,船就打横了,不曾想却碰到了女生船,只见那站立的女孩身子摇了摇。阿亮大叫一声:不好。只听得“咚”的一声,那女孩掉进了水里,而船只在惯性的作用下,横扫了过来,女孩不见了踪影。几个孩子全傻眼了,而这边的阿亮却看的真切,说时迟那是快,阿亮跳进湖里,拼命地向小船的方向游了过去,这边小李子等人也相继跳下湖里,向小船方向快速集结,众人将小船移开,阿亮救起落水的女孩,几个哥们将她拉上小船,阿亮学过救护,赶紧给女孩做人工呼吸。
  几个孩子已经吓慌了:“娟子,娟子。”
  过了好一会,娟子才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娟子爱上了阿亮,而阿亮也挺喜爱娟子。娟子活泼可爱,长的小鸟依然般。娟子的父母也挺满意阿亮的,不过,要等娟子毕业后才能谈正式。娟子答应了父母,阿亮也很体谅娟子,常常鼓励娟子好好学习。娟子高中毕业后只考取了一个专科,阿亮一直等娟子,直到娟子到了工厂规定的结婚年龄,他们才结束了马拉松式的恋爱,步入的婚姻的殿堂,一年后,有了可爱的儿子,一家三个过着非常的生活。
  阿亮不知不觉中又来到了来福酒店的回廊里,静静地坐在长椅上,他多希望此刻娟子也在这里,和他一样在怀想着当年的……
  
  【六】
  响了,阿亮快捷地拿起电话,是岳父打来的:“爸爸,是不是娟子回来了?”
  “你没找到她?你现在在哪里?先回来吧。”电话那头是岳父苍老的声音。阿亮挂了电话,刹那间,他觉得娟子就在不远处看着自己,看看自己是否真的坚强,真的能为她撑开一个,阿亮明白自己是一个男人,男人应该要有男人的担当,不能让父母为自己担忧。想到此,阿亮坐上了公交车赶回了家中。
  所有能发动出寻的人都回来说,没有找到娟子。阿亮给父母做好饭菜,安慰两位吃饭。阿亮还不敢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父母。他一直瞒着父母娟子的真实病情,只是说娟子得了子宫肌瘤做了手术。对来说,子宫肌瘤是很平常的手术,不要紧的。阿亮的父亲患有结肠癌,一直都是母亲在精心地照顾。阿亮不敢去惊扰父母,害怕他们经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在父母的眼里,娟子是一个很孝顺的儿媳妇。娟子性格开朗,小嘴特甜,回到家总是能唧唧喳喳地和母亲说一大堆的话,婆媳两就像亲母女一样。娟子他们条件虽不好,但是,娟子时刻惦记着婆婆,有好吃的一定会让阿亮骑着摩托车送一点回来。每到了换季的时候,娟子总会主动回家帮婆婆换洗被子等。阿亮不敢想象,父母要是知道娟子出走了会是怎样的焦急。
  下午,大家是分头四处寻找,无果。阿亮把儿子从幼什么是羊癫疯儿园接了回来,一进家门,鑫鑫就跑着喊:“妈妈,我回来了。”阿亮见状,眼泪突地流了出来。
  且说娟子离开家后,想到了家人一定会通过交通频道寻找线索的,所以,她没有乘坐的士,而是搭乘了一趟公交车,又在河西换乘了一辆公交车,最后上了一列高铁,娟子心里也没有目标,但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个。
  这一夜,阿亮抱着泪眼婆娑的儿子在怀里睡着了。阿亮将熟睡的儿子轻轻死放在床上,自己和衣躺在儿子身边,幻想着娟子回来了。
  风,起了,有些凉意了,阿亮起来拿过一条毛巾毯给儿子盖上,儿子翻了个身,嘟囔着“妈妈”,就又甜睡了。
  阿亮全然没有了睡意,风,越来越大,不一会就听到有雨点打在玻璃上的声音,阿亮的心纠结起来:娟子,变天了,你在哪?是否有避雨的地方?
  雨,越下越大了,阿亮的心越来越沉重了,他在乞求老天不要下雨了……
  第二天,雨下的很大很大,娟子的父母很早就过来了,他们同样希望娟子昨晚半夜回来了。然而,两老子没有看到想看的的一幕,鑫鑫醒来,还是没有看见妈妈,说什么也不肯去幼儿园了。自从妈妈住院后,爸爸告诉了他,妈妈病了需要鑫鑫和爸爸的照顾,否则,妈妈的病就好不了了,鑫鑫记住了爸爸的话,像个小大人一样,不仅仅特听话,还学着照顾妈妈了。每天从幼儿园回来就会去妈妈的床边和妈妈问候妈妈,有时候会表演在幼儿园学的东西。每天给妈妈盛饭。他害怕妈妈有一天不再了,因为电视里经常有孩子没有爸爸或者妈妈的,而从昨天晚上开始,他就没有再看到妈妈,这对鑫鑫来说,是无法接受的打击,他哭着向爸爸要妈妈,阿亮只能流着泪去安慰儿子,他坚持要和爸爸一起去找妈妈。
  这天的雨不知道为何下的这样猛烈,仿佛是天上的银河决了堤一样,娟子的妈妈把鑫鑫紧紧地搂抱在怀里:“都是外婆不好,都是外婆不好。”怎么也控制不住。祖孙两人哭作一团。
  
  【七】
  阿亮交代了几句后,撑着伞走进了滂沱大雨中。
  娟,你在哪里?这么大的雨,是否有人收留你?你的刀口还没有完全愈合,一旦进了生水,会感染的啊?昨天还有化疗的药没喝。一旦停止了药物的控制,癌细胞就会肆虐扩张的啊!娟,即使你真的离去,也要让我送你最后一程啊……阿亮胡思乱想地走着,禁不住眼泪溢出了眼眶,昨天是烈日炎炎,而今天是风雨交加,雨伞都无法挡住大雨的侵湿,阿亮的膝盖以下的裤子全被雨水溅湿了,鞋子里面也全是雨水了,阿亮顾不了这些。
  “亮牙子,你堂客找到了冒?”有人在身后喊着阿亮,阿亮驻足回头定睛一看,是老彭师傅。
  “没,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找她。”阿亮凄苦地说着。
  “你这样找也不是办法。别说有这么大,就是她在本地,只要她不愿意出来,你就是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出来的。你想想,她之前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比如哪个寺庙什么的?”
  “这……”阿亮一时语塞。从得知娟子离家出走开始,阿亮整个都是混沌的,脑海里全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他真的没有静下心来去过娟子有过怎样的心思。
  “你的我理解,但是,冒办法,摊上了咯事,就要坚强。你上有父母下有儿子要供养,你也要理解她的心,她也是走投无路不想再牵连你们了。我经历过,所以,我懂你们。你回去吧,这么大的雨,你看,你的衣裤都已经湿透了,这样很容易着凉,你要是身体垮了,那这个家就完了,那你也就辜负了娟子的一片苦心了。”说完,就去拉阿亮回家。
  雨,下的实在是太大了,平常繁华的马路上,今天也人烟稀少,就连汽车也少了很多很多。阿亮犹豫了一下,对彭师傅说:“谢谢你的关心。我会好好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儿子的。这么大的雨,你去忙你的好了。我听你的,我回家去冷静地想想,她究竟会去哪里?”
  走在回家的路上,阿亮想起了彭师傅的妻子,她得了晚期肺癌,知道自己无法医治,当时,儿子正在读大学,高昂的费用就已经让这个普通的工人家庭捉襟见肘了,想到将来儿子成家立业还需要大笔的钱,老彭的妻子死活都不肯医治了,她不想给这个家庭增添沉重的经济债务,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趁着疲劳过度的彭师傅睡得死沉的时候,从6楼跳了下去,一句话都没有给老彭留下……
  
  【八】
  阿亮脑子里又胡乱起来,跌跌撞撞地回到了家中,他这次直径走到了书房,打开了电脑。娟子一直都有用电脑上网写的习惯,只是阿亮以前从没有去过问过,他觉得每一个人都应该要有自己的私人来存放自己的心情和,其次,阿亮很固执地认为,娟子上网写文字远比每天泡在麻将馆中要强千百倍,特别是妻子常从里收罗一些育儿的经验,用于教导儿子身上,所以,他从来不干涉娟子的业余爱好。
  打开电脑,阿亮点开了娟子设置的几个盘,一个文件夹一个文件夹地去看。在一个《》的文件夹里,阿亮看到了妻子写的大量关于父母关于儿子关于他的生活点滴。阿亮一篇篇地浏览着。当读到《心动》时,阿亮的眼泪掉了下来:
  那天,你背着一身,带着那被夕阳吻红的笑脸,踩着一支古老的歌谣,把垂钓的喜悦编织成一行无字的诗……
  我接过鱼篓,哇!好多的鲫鱼啊!
  晚餐的饭桌上众人的嬉笑与揶揄,不但没使你羞恼,反而使你眉飞色舞起来,憨厚的你放下筷子与酒杯:“你们就不晓得吧,这种小鲫鱼我家娟子最喜欢吃了!我每钓一条小鲫鱼,我的心头痛会引起癫痫病吗就一阵狂喜,啊!这是我就娟子最爱吃的。钓一条心里就好开心,看见老爸钓大鱼,我心里也怪痒痒的,不过,一想到小鲫鱼是我家娟子最爱吃的,就又来劲了……”你一边说,一边忘情地笑着,不时地擦着双手,还不时地耸耸肩,世界上没有任何词语可以描绘出你心中的那份喜悦。我为之心动,泪珠滋润了我的心田。
  情为何物?情,不就是心动的那一瞬间产生的暖流吗?情,不就是夕阳中那一双互牵的手吗?情,不就是凄风苦雨中那撑开小伞的刹那吗?情,不就是心动一生的那份淡淡的吗?有真情所产生的心动,一生何求?心动是幸福的源泉,荣华富贵只是幸福的躯壳,心动一生的真情才是幸福的,寡言、憨厚质朴的丈夫,这一举动,无任何刻意的雕琢,那朴朴实实的一句话,真的让我心动一生。
  我默默地低下头,仔仔细细地着每一条二寸鲫的美味,这一顿,是我一生中最的晚餐之一……
  阿亮没有想到自己一个不经意间的动作都会让妻子万分牢记于心,阿亮顿时觉得自己这些年来真的对不起娟子,很少去关心她,很少去了解她的内心世界。
  在《观点》的文件夹了,阿亮赫然看到了《关于安乐死》的文档名。阿亮心微微一震,立即点开该文:
  这些日子,脑海中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安乐死。我真的很感激发明这种死法的人,于我来说,这样的方式是一种幸福的解脱。
  自从得知自己无法化疗以来,我就知道自己的病已经无药可救了,我不过是在挨时间罢了,每天看着家人用钱财化作一碗苦涩的药水,流进我的身体,然后,又毫无效果地排泄了出去,我的心被一点点地撕碎了。我在用我家里那点可怜的家产,化作GDP的增长,最后,人财两空,留下一大堆的债务,让我深爱的和儿子过着艰辛的生活,从牙缝中积攒那点血汗钱去偿还,想到这,我就不禁一阵心寒一阵绞痛……
  对于“安乐死”我有了一种由衷地认同感。因为它让生命有尊严!
  生命是什么?生命不是以活着为标志,生命应该是以它能创造生活,或着说有生活的情趣;蝼蚁有蝼蚁的活法,有小草的生存法则,它们都是以坚守自己的尊严来生机着。看过一部美国片,当时就触动很大。影片说的是一个非要和教练学习拳击,然后去参加擂台赛,这个教练拗不过她的请求,就开始教导她如何搏击,在她的刻苦努力下,终于成为拳台上一名优秀的拳击手,在一次比赛中,她的对手违反规则,从后面袭击她,致使她倒地后,身受重创,不能动弹,并终身瘫痪,女孩的父母兄弟姐妹,一个个地都远离她,唯恐自己挨上了就倒霉,女孩看透了这世界的冷暖,她去打拳击的目的也只是想改变家里贫穷的现状,然后,却没有一个能理解她,躺在病床上对教练说,她希望自己活得精彩活得有尊严,她不想自己今后地在病床上度过,她请求教练给她安乐死。最后教练在痛苦的抉择中,完成了女孩的心愿,女孩微笑着离开了这个世界。
  记得,我把这个故事说给我的同事们听的时候,凌子沉默了一会告诉我:这个女孩是对的。凌子说她的母亲突然脑溢血,经过抢救,命是捡了回来,但是,却成了植物人,4年来,大哥准备给儿子结婚买房子的钱全用在了抢救母亲身上,要知道那时,母亲在重症监护室抢救,每一天的费用就是7000多。几个月下来,花光了大哥的积蓄,嫂子为了不让家庭无休止地填补母亲这个窟窿,只能选择和大哥。二嫂下岗一直都是靠在饭店打工赚点辛苦钱,儿子考上了大学,每个学期的学费就是上万元,两口子因为此而吵架闹离婚。其实,嫂子都是非常好的人,但是,沉重的经济负担让她们不得不为了孩子为了家庭而选择离婚。想起电视中曾经报道一个男人将自己妻子的氧气管给拨了后,妻子死去,岳母将他告上法庭,说他谋杀了她的。其实,想想,当她的女儿真的成了植物人,她这个做母亲的能照顾到女儿多少?还不都是那男人的事情?像我妈这样,四年了全是我爸爸寸步不离地在身边,我们除了给予经济上的支持外,哪有时间每天24小时地守护妈妈呢?只能是有时间就去替换。
  凌子的话触动了小丽,小丽说,第一次同丈夫还有婆婆一起去乡下看望外婆和舅舅,在舅舅家,她无意地闯入了一个堂屋中,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她一惊,顺着声音望过去,她惊叫起来。听到小丽的惊叫,丈夫以及婆婆舅舅等人相继赶了过来。惊魂未定的小丽,又听到了那个可怕的声音,丈夫一把把小丽揽在怀里,并把她的头埋在自己的怀里,拥着她走了出来。安慰着小丽:“别怕,那是舅舅的一个女儿,因为生下来就是一个残疾儿,已经十三岁了,还像一个半岁大的孩子,只能坐在特制的围栏里,放在那个屋子里。”小丽告诉我们,那个可怕的生命,也真的很可怜,连一个畜生都不如。与其让她那样地活着,还不如早点结束她的生命,早一点超生,享受做人的真正。
  不仅仅是因为生命的尊严而支持安乐死,最的就是残酷的生活。赚钱很难,但是,花销却很大,生不起,病不起,死不起。钱,是最现实残酷的东西,我真的不想给活着的人留下太多的债务……
  其实,文明在不断进化,然而,安乐死却始终不能得到人们的认同,我不能不说这是人类的悲剧。既然,无法选择安乐死,那么,就让我随风而逝,飘到哪里就是哪里好了。
  看到这里,阿亮心里倒抽了一口凉气,突然,一阵滚雷由远而近地轰鸣着滚了过来,然后在附近炸响,紧接嚓、嚓地巨响,仿佛把劈开一样,昏暗的房间瞬间被撕开露出一道白光,阿亮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 zw.apgsi.com  我机器人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