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无限之旅 >  正文内容

[悬疑故事] 恐怖的交往

来源:我机器人网    时间:2021-10-06




  上岛咖啡厅的灯光很暧昧。女工林灿烂没有想到能和自己的老板周董坐在一起喝咖啡,脸色一直潮红着。林灿烂在台美电子厂打工三年,并不经常看见台美的老板周董,更别说这样近距离地坐在一起了。周董有个很爽朗的名字——周英俊,但他更喜欢人家叫他周董,这样才更符合他台湾周氏企业中三公子的地位。周董今天闲来无事,在车间转悠时意外发现清丽可人的林灿烂,回办公室后,他仔细翻阅了林灿烂的档案,然后约她晚上在“上岛”喝咖啡,说有要事商谈。
  
  林灿烂坐在周董对面,心中完全没底。其实周董有俊朗的外表,有雄厚财力,这一切都足以打动绝大多数有企图心的女孩,林灿烂也不例外,但打工妹和老板之间毕竟还是有距离的。
  
  周董和林灿烂聊了一会儿时尚话题后,突然话锋一转,问林灿烂胆子大不大?林灿烂一时不知何意,答不出来。“是这样子,我有一套房,很久没人住了,如果你胆子够大,我希望你能去住一晚……”周董说得有点局促。林灿烂在心里骂了一句,心想有钱人就是喜欢直接。林灿烂倒不是不敢去,但女人总是要矜持的,吃不到的葡萄才是好葡萄。
  
  周董看林灿烂没作声,接着说:“当然,我也是付报酬的,如果你愿意的话。”说着拿出一个纸袋放在桌上,“这里面是一万元。”
  
  林灿烂有些愠怒,心想他把自己看作什么人了?不过,一万元也不是一个小数,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正在林灿烂犹豫的时候,周董说:“不过,话也得和你说清楚,你要好好考虑一下,因为住这间房是有很大风险的,你会经历很多意想不到的恐惧。”
  
  “为什么?”
  
  “因为这是一间凶宅。三年前,这里死了一个女人,从此就不太平了。”
  
  林灿烂笑起来:“呵呵,玩鬼片游戏啊,我喜欢。你们台湾人就喜欢搞这一套。”周董打断她的话:“我不是开玩笑。我专门从台湾请来一个法师看过,所癫痫病发病诱因以我需要你帮忙。”
  
  林灿烂挤眉弄眼做了个怪相。于是,周董给她讲了一个发生在三年前的爱情故事,故事的结尾,女主角在这套房里自杀了,从此这个房里怪事不断,再也没人敢住。“可你为什么不把房子卖了?”“不能卖。卖了它,我会倒霉。我向法师求破解的方法,法师说,会有个清纯的女孩来帮我。”“我?”“对,就是你。只要你在里面住一夜,就帮了我大忙,你的清纯之气可以冲去这间房里的邪气,那我的好运就会来了。”
  
  林灿烂扑闪了几下大眼,还是没搞懂,她问:“我一个人住?”周董笑起来:“当然是你自己住,不然我干吗给你钱?而且,你一旦住进去,一晚上都不能出来,所以晚上我还要将房门反锁。”
  
  林灿烂低头想,这个男人太滑头了!明明是泡妞,却偏要编一个故事来。且先答应他,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来?想到这里,林灿烂轻轻点了点头。周董吁了一口气,说:“那我就没什么问题了,就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说着用指头轻轻点着桌上的纸袋。
  
  林灿烂妩媚一笑,拉开坤包拉链,将纸袋塞进去。周董笑起来:“那好,把咖啡喝完,我们这就走。”
  
  当林灿烂跟着周董走进那套房间时,被里面的豪华震撼了,看来这是这个有钱的台湾人专门金屋藏娇的地方。周董领着林灿烂到处看了看,然后告辞,走时还真把房门反锁了。林灿烂一笑,知道男人都很虚伪。
  
  当房里只剩下林灿烂一个人时,她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狂喜的心情,将自己狠狠地投进屋内的那张大床,在上面打了几个滚。她想起来,应该给玩得最好的姐妹姗姗打个电话,也让她分享分享,再说也已经很久没什么东西在她面前炫耀的了。林灿烂翻出手机,却发现没有信号。林灿烂来到阳台,发现阳台被玻璃封死了,窗子打不开。要命的是,阳台上也没信号,真见鬼!林灿烂郁闷地回到屋内。
  
  林灿烂打开电视,找到一个时装秀节目,看南昌那家医院治疗癫痫 了一会儿觉得无趣,就去开壁柜,看能不能找到什么东西。结果打开柜子一看,乖乖,满柜子都是漂亮衣服啊!林灿烂乐疯了,一件一件试穿,发现好像就是为她量身订做的。她选了一套自己最满意的穿上,在镜子前走来走去,得意极了。
  
  乐了一会儿,林灿烂觉得头有点晕,就找了一件最性感的内衣,先去洗个澡,然后上床等着,也许周董马上就会溜回来呢。热水的雾气一蒸,林灿烂立刻就觉得浑身爽快了。她用手轻轻擦着自己的胴体,不知怎么的,脑子里总有个男人的影子在晃,这个男人一会儿吻她这里,一会儿吻她那里。她使劲晃晃头,想要把这个男人的影子赶走。这个男人叫家乐,林灿烂和他相恋了五年,但再长久的爱情也经不起现实的打击,贫穷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心志,林灿烂最后还是和他分手了,虽然那一刻他泪流满面。伤害了就伤害了吧,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残酷的。林灿烂很奇怪,和家乐分手有一段时间了,为什么现在又突然想起他来,这破坏了她的好心情。
  
  林灿烂扬起头,闭上眼,让热水淋在脸上,她要让水冲去那些不快的思绪。一会儿后,她发觉脸上有些异常,水怎么会是粘粘的?她抹了一把脸,睁开眼一看,发现喷头里哗哗喷出来的热水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血水,而她浑身上下整个就是一个血人!林灿烂“啊”地一声尖叫,裹一条毛巾就逃出了淋浴房。怎么回事?真的闹鬼了?林灿烂有些后悔了,看来得到不该得到的东西不是那么简单的,要付出代价啊!
  
  林灿烂用毛巾拼命擦身上的血水,可越擦血水弥漫开来的腥味就越大,熏得林灿烂直流眼泪。林灿烂索性不擦了,想赶快穿上衣服逃出去。可她刚穿上衣服,屋子里马上爆出一串女人刺耳的笑声,令林灿烂毛骨悚然。“你是谁?你干吗要穿我的衣服?”那女人的声音很严厉。林灿烂四处找,却找不到声音是从哪儿发出来的,好像声音一直就浮在空中。“你是谁?我穿错了,我还给你!”林灿烂想脱衣服,可不管她怎么脱,衣服却像被粘在身上,怎么也脱不掉了,让贵州癫痫医院哪家好林灿烂惊出一身冷汗。“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你要干什么?”林灿烂哭着喊道。
  
  “我是鬼!哈哈哈——你穿了我的衣服还想再脱下来么?”那个声音就像条虫子似的直往林灿烂的耳中钻,让林灿烂头晕目眩。接着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衣服开始越缩越紧,让林灿烂呼吸困难。
  
  林灿烂的胃一阵翻动,她赶紧跑到卫生间,扶在马桶上狂吐。突然,马桶却动起来了,一张一合,似乎想将林灿烂吞进去。林灿烂浑身一抖,站起来往后退——天哪!这马桶居然是一只河马的大嘴!河马发出一声响亮的长叫,把林灿烂的腿都吓软了。
  
  林灿烂连滚带爬地来到客厅,她不顾一切向大门冲去,不管门是不是真被反锁了,她也要拼命把门撞开。可当她握住门把手时,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手里的门把手怎么会是滑滑的凉凉的?她赶紧松开,低头一看,妈呀!门把手怎么会变成了一条凶狠的蛇?它正张着大嘴,吐着红信,盯着她呢!林灿烂一屁股坐在了地下。
  
  幸好,这条蛇好像被固定在门上,它只是上下扭动,并没能扑过来。林灿烂坐在地上绝望地大叫:“周董!周英俊!你这个王八蛋快出来!我不玩了!快放我出去!”可没有人理她,只有房间里的灯光一明一暗地闪烁着,好像一个绝望中的病人在喘息。林灿烂哆哆嗦嗦地爬到床上,拽过被子,把自己紧紧裹住,嘴里喃喃自语。林灿烂的头越来越晕,身上也越来越冰冷,现在裹了被子感觉好像温暖多了,就想沉沉睡去。可在半梦半醒之间,总感觉裹住自己的被子毛茸茸的像是什么活物——林灿烂头皮一炸,奋力挣脱裹住自己的东西,跳下床来——原来,刚才自己竟睡在一只黑猩猩的怀里!
  
  黑猩猩被惊醒,嗷嗷叫着跳下床来要抱林灿烂。林灿烂魂飞天外,围着屋子乱跑,一会儿被黑猩猩抱住,一会儿又挣脱开来——终于,林灿烂累了,瘫在地上,黑猩猩从后面抱住她,又睡去了。林灿烂泪流满面,又是哭又是笑,大叫:“我不要你的钱了,快放我黑龙江比较靠谱的癫痫治疗医院出去——”她在地上爬着抓过坤包,抽出纸袋撕开,把一叠钞票向天花板抛去。只见钞票像一只只气球那样向天花板撞去,然后啪啪地一个个炸开——眼前的景象让林灿烂一下子想起了小时候在乡下和家乐一块儿放鞭炮的情形,这让林灿烂像个孩子般地大笑起来……
  
  另一间房里,周董通过监视器看见林灿烂精神崩溃,哈哈大笑起来,他对身旁的另一个人说:“怎么样?够刺激吧?这间鬼屋可是高人设计的哦!在这之前我让林灿烂服用了迷幻药,而我这间鬼屋里的物品又都喷涂了使人致幻的药物,加上我用人耳听不见的低频音诱导,可以说没有任何女人能经得起这般惊吓的。哈哈,这下你终于如愿了吧?”那个人沉默不语。周董把脸凑过去,说:“瞧瞧,你怎么也被吓哭了?来,我的心肝,我给你揩揩眼泪。”那人仍是不作声,盯着监视器。周董一把搂住那人的腰,说:“我和你一样,最憎恨女人。自从三年前,我发现我的女人背叛了我,我就再也不信任女人了,看见她们就厌恶,所以我请高人设计了这间鬼屋,专门摧毁女人……哈哈哈——我只喜欢男人,只喜欢你——家乐。好了不说了,找个时间你再给我讲讲你和林灿烂到底有什么仇。现在嘛,我已经帮你如愿了,你也要满足满足我……”周董亲了一下家乐的脸颊,搂着他往里间走去。
  
  一年后,在台湾高雄,一个胖男人在打高尔夫,服务生拿过来一个电话,里面一个声音说:“大公子,恭喜您!如您所愿,三公子终于精神崩溃,自杀了。”胖子嗯了一声,说:“虽然时间长了点,但神不知鬼不觉,好。你把那个帮他设计的宅子收过来,毁掉重建,这样在他墙壁里安装了放射性物质的秘密就永远没人知道了……”电话里的声音说:“剩下来的事,您还是交给别人去办吧,我是惟一知道这个秘密的人,拿了您的钱,我想我可以永远消失了……”
  
  胖男人收了线,嘴里还在骂骂咧咧:“他妈的老三!竟敢和老子争财产?找死!”他狠狠地一杆挥去,把球打得不知踪影。

© zw.apgsi.com  我机器人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